前妻归来:总裁请靠边

前妻归来:总裁请靠边

顾十三作者

豪门总裁

77万字连载中2019-09-20

在线阅读网友评论

  《前妻归来:总裁请靠边》小说主角是江满月傅庭凌,此书又名《总裁霸爱:前妻难追》,是由网络作者顾十三倾心著作。“傅庭凌,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!”江满月只觉得心好疼,苍白的脸上满是恨意,“你想在这里给陆安宁这个小三过生日,也得等我死了以后!”太讽刺了!

免费阅读

  “江满月,你怎么还没死?”

  冰冷的男声蓦地响起,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。

  江满月浑身都湿透了,鲜血顺着裤腿在地上流下血痕,说不出的狼狈。

  她的嘴角扬起笑,看着精致的长桌上那漂亮的蛋糕,蛋糕上陆安宁的名字刺痛她的眼睛。

  她为他坐牢七年,今天是出狱第一天,回来路上还出了车祸,可她为了早点见他不顾车祸后的伤痛赶回,他却在这里给陆安宁过生日。

  江满月浑身的血液逆流,七年的愤怒和委屈在心里燃烧,她想都没想,冲过去就将餐桌的西餐和蛋糕砸得稀巴烂!

  瞬间,巨大的破碎声悦耳极了。

  “傅庭凌,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!”江满月只觉得心好疼,苍白的脸上满是恨意,“你想在这里给陆安宁这个小三过生日,也得等我死了以后!”

  太讽刺了!

  傅庭凌面容冷峻,听到她粗嘎沙哑的嗓音,眸子里火光跃动,粗鲁的掐住的她的脖子,让她撞上身后的墙壁,“明媒正娶?你下贱!如果不是你买凶毁了安宁,导致安宁失手杀人,我会娶你?”

  她差点忘记了,他要娶的女人一直都是陆安宁。那个抢走她身份地位,父母,丈夫的女人!让她坐了七年冤狱的陆安宁!

  她才是陆家的亲生女儿,一出生就被抱错了,她流落到穷人家,陆安宁却成了陆家的千金大小姐!

  更可笑的是那一场自导自演的设计,是陆安宁怕她威胁自己的地位,找混混来毁灭她,谁知那些混混却临时反水,陆安宁险被毁了自保失手杀人!

  最后事情败露,陆安宁居然顺势把这一切推她身上来!

  而她的亲生父母,为了陆安宁这个养女的梦想逼迫她顶罪入狱。

  江满月脸色乌青,背部传来冰冷的疼痛,她嘲讽的看着他:“那群人,根本就不是我找的!我才是陆家的大小姐,我犯得着这么去对付一个冒牌货吗?”

  她用顶罪七年的冤狱,换回来了他,值得吗?

  傅庭凌狠狠地掐住她脖子,仿佛要让她去死,“你闭嘴!安宁心地善良,难道会为了污蔑你,自己找人毁了自己?”

  她很想说是的,就是这样的!

  他力道骤然加大,她顿时觉得呼吸困难,手脚不停的挣扎着,视线对上他冷漠的眼神,一颗心仿佛要碎裂了。

  “既然......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做的,那你去起诉啊!”她断断续续的开口,脸色乌青一片,嘲讽的笑,“再让我坐七年的牢狱,最好是弄死我......”

  傅庭凌眸子阴沉,“你以为我想放过你这条贱命吗?你要是死在监狱里,我们都省事!既然你活着回来了,那你就给我签字离婚!”

  她脑海空白一片,连呼吸都变得微弱,死亡的窒息感一寸寸的涌上来,挣扎的动作变得缓慢,再也无法挣扎。

  “咳咳......”她艰难地睁开眼,讥讽的看着他,“说得好......那我,也告诉你,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婚的。陆安宁永远是小三,你们的爱情,永远见不得光!”

  这句话点燃傅庭凌心里的怒火,他双目猩红,手上青筋凸起,下一秒她就会当场毙命!

 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掐死时,面前忽然出现陆安宁的身影。

  “凌哥哥,快松手,不要伤害姐姐。”陆安宁故作紧张的去拉傅庭凌,“这一切是我欠姐姐的,我该还给她的。”

  他见到陆安宁,眼底的冷色褪去,这才一把甩开死鱼一样的江满月。

  江满月狼狈的跌在地,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眼前是一片昏暗的光景。

  她开始猛烈的咳嗽,目光冷冽,“你欠我的!当然是你欠我的,你就该以死偿命!”

  她在监狱里受到非人的折磨,嗓子被弄坏了,手臂废了,这都是陆安宁吩咐人做的!

  现在陆安宁装得跟白莲花一样,恶心!

  傅庭凌眸子一沉,冰冷的看着她。

  “江满月你找死!”

  “我耳朵没聋,你用不着这么大声。”她垂下眼睫,遮掩住眼里流淌的泪光。

  陆安宁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,她连忙跑过去扶江满月,“姐姐地上凉,我扶你起来。”

  江满月抬起头,她勾起苍白的唇,“你离我远一点,我看到你就恶心反胃!”

  陆安宁的手指甲狠狠地掐入她的肉里,目光里仿佛淬了剧毒。

  江满月皱眉,吃痛,一把推开她。

  她还没反应过来,陆安宁受力后退,突然跌坐在地上,然后放声痛呼。

  “啊——”碎片划破她雪白皙的手指,陆安宁痛得叫出声。

  江满月冷笑,又要开始装了吗?一根手指划破了而已。

  傅庭凌眸子里掠过一抹焦急,连忙上前将陆安宁扶起来。

  “凌哥哥,是我自己没站稳,都是我的错!”陆安宁她扑他的怀里,泪水涟涟。

  江满月的瞳孔一缩,下意识的走近。

  “当然是你没站稳,难不成还是我推你了?”

  她轻笑。

  傅庭凌看到陆安宁手指血迹,重重的将江满月推开。

  “江满月你这个恶心的女人,你对你自己的妹妹都这么心狠!”傅庭凌目光狠戾。

  “她不过是顶替我身份的冒牌货,算什么妹妹?!”江满月目光讥诮,扶着墙壁慢慢地站起来,“更何况,我也没有霸占自己姐夫的妹妹,不要脸!”

  傅庭凌勃然大怒,扬手就给甩给她一巴掌,打断她的话。

  “你住口,谁是冒牌货?”傅庭凌勃然大怒。

  空气忽然降到冰点,偌大的餐厅里气氛恍如结了冰一般,冷到让人窒息。

  江满月的耳膜嗡嗡地响,脸颊很快就红肿了,唇齿间也有淡淡的血腥味。

  她想哭,但是眼里却干涩而发疼,没有泪水。

  傅庭凌的手顿在空中,他一愣,手微发僵。

  江满月注视着他的眼神冰冷而悲伤,她的泪眼笼着一层悲伤。

  “姐姐......你怎么能说我是冒牌货呢?我知道你恨我让你坐牢,所以你拿我撒气,可你......怎么能这样说呢?”陆安宁眸光紧锁她身上,上扬的唇角好似在宣战,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果不其然,傅庭凌的目光愈发的冷厉,“别怕,我马上带你去医院。”

  江满月舔去唇间的血迹,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,拦住他的去路,“不许去!她不过就是划伤了手指而已,又不是要死了!”

  傅庭凌冰冷的注视着她,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,“滚开!”

  “我才是你的妻子,今天也是我的——”江满月固执的不肯让开。

  话不曾说完,他却一脚踹开碍事的江满月,“滚!”

  江满月跌得狠极了,整个人都朝茶几上撞去。

  额头被茶几的尖角撞破了,她忽觉得头昏眼花,手指一摸,目之所及是殷红的血液。

  几番挣扎之后,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,她双眼一闭,栽倒在地。

  在她昏迷过去那瞬间,她忽然就哭了,哭得像疯子。

  她浑身受伤他看不到,他看不到她有多痛。

  陆安宁划破一根手指,他都那么心疼。陆安宁的生日他知道,可是他知道吗?她和陆安宁是在同一天出生的啊。

  “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啊!”

查看全文

版权说明

作者其他作品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最热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

点击查看更多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