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到深处方刻骨

爱到深处方刻骨

浅岛溺心作者

婚恋生活

34万字连载中2019-05-05

在线阅读网友评论

  赵一笙陆时亦小说名字叫《爱到深处方刻骨》,此书又名《陆先生,借个种》,是由网络作者浅岛溺心倾心著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。第一次见面,她就爱上了陆时亦,也许是一时冲动,也许是爱的疯狂,她生生拆散原本相爱的两人,强势地站在他身边,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,都得不到他的心。

免费阅读

  看来,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挺低的。

  而被陆时亦撇在那的何雯娜,将赵一笙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,她没想到赵一笙竟然和陆时亦认识。

  何雯娜往陆时亦那走去时,看到陆时亦招来一个侍者,在纸条上写了一串数字,连着一张卡拿给那个侍者。

  “去这个牌子店买件礼服,最好长袖的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那个牌子何雯娜认得,价格不菲。

  陆时亦身边不是没女人吗,为什么他会对赵一笙这么好?

  联想到赵一笙刚刚看陆时亦的眼神,何雯娜眼睛眯起,似乎嗅出了什么。

  赵一笙到休息室处理伤口,喷了药,没多久一个侍者就来敲门,送来新的衣服,一条水蓝色的长袖裙子,很漂亮。

  她换了衣服才打算离开休息室,不速之客就来了。

  “裙子很漂亮嘛!”

  “谢谢。”赵一笙淡淡笑着,也没理会何雯娜,就想离开。

  何雯娜快步挡在赵一笙面前,抱胸看着她,口气却有些酸酸的:“赵一笙,麻烦你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那种圈子你以为你有资格进去?”

  赵一笙抿唇。

  是呢,当然没资格,陆时亦的朋友她一个都没认识,何谈混进那个圈子?

  她不说话,何雯娜却以为她在跟自己叫板,语气越发尖锐了,“不是你的,就别妄想得到!而且我这种人,最讨厌别人抢我的东西!”

  “是吗?刚刚好,我这人脾气也不好,讨厌别人呛我。”赵一笙抬头,冷冷看着何雯娜,“难道何小姐忘记自己以前的身份了?”

  何雯娜脸色一点点冷了下去,“赵一笙你什么意思?威胁我?!”

  “怎么敢?”赵一笙笑了笑,口气却硬的很:“不过何小姐,你要是下次再不长眼挡我的路,我可以让观众认识一下以前的你!”

  何雯娜要风得风,何曾被这么威胁过,气急败坏,抬手就要甩赵一笙巴掌。

  赵一笙才不会傻到给她打,狠狠将她的手腕攥住。

  打不到赵一笙,何雯娜更加的气,狠狠瞪着她,“赵一笙,你不过是个小小摄影师而已!我分分钟就能让你在这个圈子里消失!”

  “那我就等着何小姐来解决我了。”赵一笙脸上毫无波澜,似乎一点不被她的言语所威胁,还笑了笑。

  何雯娜胸膛剧烈起伏着,似乎想骂脏话。

  她想到刚刚的事,盯着赵一笙看了近半分钟,冷不丁道:“赵一笙,之前你看陆时亦的眼神我看到了,你爱他,是不是?”

  赵一笙眼中闪过慌乱,冷冷道:“管你屁事!”并且想推开她出去。

  “赵一笙我劝你放弃吧,你没机会的!”

  何雯娜知道戳中赵一笙的要害了,笑的越发幸灾乐祸,“你知道陆时亦这几年身边为什么没女人吗?因为他在等一个人。”

  听到这两句话,赵一笙指尖发颤,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,脑海里也随着浮现出一个名字,任她怎么挥都挥不走。

  “我不想听你废话。”赵一笙都没发现,她现在说话声音都是发颤的,也不知道在还害怕什么,“让开!我要出去!”

  何雯娜当然不会让她走,还刻意凑到她耳边。

  “你知道吗,听说陆时亦在等一个叫唐以宁的女人,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从没摘下来过,因为那是唐以宁送的,”

  赵一笙脸色越苍白,何雯娜就越发的开心,像是碰到好玩的东西一样。

  “我嘛,勾搭上陆时亦纯粹为了钱,他有钱捧我上位,各取所得而已,就算他玩腻了我,我还可以重新找一个金主捧着。可是赵一笙你就可怜了,啧啧,竟然爱上这种得不到的男人。”

  唐以宁!唐以宁!

  这个名字仿佛魔咒,让赵一笙想到以前的那些事,心中越发的愧疚不安,最后狠狠拽开何雯娜,脚步踉跄地跑了出去。

  何雯娜被拽的遂不及防,蕾丝裙子都被赵一笙坏了,心疼的紧,她盯着赵一笙离开的背影,唇边的冷笑也越发浓郁。

  本来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她还真的猜中了,赵一笙真的爱陆时亦!瞧瞧,这女人听到那些话简直要崩溃了,真是让她心里畅快!

  赵一笙不知道怎么从酒会离开的。

  开车回家,看着她和陆时亦生活了半年的公寓,再想到之前在酒会上,他匆匆离开的样子,只觉得鼻头发酸。

  他们可能也只有在床上的关系亲密而已,其他时候,不过是生活在一个公寓里的两个陌生人而已。

  他是不是,真的还在等唐以宁?

  这个从嘴边呼之欲出的名字仿佛一根针狠狠扎在赵一笙的心上,一下又一下,将她扎的鲜血淋漓,痛苦不堪。

  赵一笙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,脚步虚软的去浴室,泡了一个热水澡后,把被子往身上一裹,心里却害怕的很。

  睡的迷迷糊糊时,赵一笙似乎听到外面有响声,接着卧室内的台灯被打开,她转头就看到是陆时亦回来了,脸色有些疲惫。

  陆时亦见她醒了,问:“吵醒你了?”

  赵一笙摇摇头。

  等陆时亦洗完澡,赵一笙往那蹭蹭,伸手搂住他的腰,明明抱着的男人这么近,她却觉得他和她离得好远好远。

  像是察觉到她心情不好,陆时亦说:“这种活动烦闷,我怕你不喜欢,所以没问你要不要去。如果你下次想去,我带你一起。”

  赵一笙是不喜欢这种活动,但是只他要说的话,再烦闷她也去陪着。他却问都不问,以为她不喜欢,去找了别的女人。

  这算什么,借口吗?

  “没事,我知道的。”赵一笙更用力搂着他的腰,她心里压抑着好多话,想问他和何雯娜什么关系,还想问他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。

  “陆时亦。”

  “嗯?”

  陆时亦握着她的手,一个冷硬的物体磕到赵一笙的手,赵一笙见是那枚戒指,反射性地将手抽了出来,并翻身背对着他。

  最终,她胆怯到什么都不敢问,只是说:“我好困,先睡了。”

  陆时亦并没说什么,也没像往常一样过来搂着她,不一会,赵一笙就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,将脸埋在枕头里,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。

  那些问题,问出来只会让她难堪而已。

  早上赵一笙醒来时,身边空荡荡的,陆时亦估计很早就离开了,今天周末,她不用去公司,起床洗漱,厨房放着陆时亦做的早餐。

  赵一笙回想起男人在厨房忙碌的样子,发现越来越不想离开他,也很不安。

  如果哪天唐以宁回来了怎么办?

  赵一笙吃完早餐也没什么事,干脆把床单什么的都拆下来扔洗衣机,打扫卫生。

  后来门铃响起,她还以为陆时亦临时回来了。

  “你是不是有文件忘拿了?”赵一笙一边说一边将门打开,门外却不是陆时亦,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妇,贵妇皮肤保养的好,看起来很有气质。

  这个贵妇赵一笙认识,陆时亦的妈妈,她之前也见过两次。

  “阿,阿姨。”陆父陆母都在晋城,很少过来这边,赵一笙和陆时亦同居半年,也没见过陆母,现在见陆母登门拜访,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陆母看到开门的赵一笙也有些错愕。

  自从三年前唐以宁出国后,她儿子一直颓废不堪,整日借酒消愁,身边也没什么女人,怎么她半年没来,儿子公寓就多了一个女人?

查看全文

版权说明

作者其他作品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最热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

点击查看更多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